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報道 > 正文

姚海濤:創業是種生活態度

作者:先曉鵬 來源:中青網 日期:2013-4-24 12:02:55 人氣:160

   2011年的春天,姚海濤回到了闊別10年的母校,在殘存的記憶裏追尋青春年少時那些揮之不去的美好記憶。母校已經物是人非,當年的班主任周老師已有皺紋爬上額頭,師生舉杯的刹那間,淚水突然湧上心頭。

   回望來時路,十年異鄉雪。

姚海濤近照

   十年前,他懷揣宏大的夢想從湖北來到甘肅蘭州求學,十年後,他分別在蘭州和武漢安了家,開了公司。在一張機票上,這兩個城市是他的出發點和目的地,在人生曆程中,卻是他走過的一段求學、創業、磨難、拚搏和成長的路。

刻在冰崖上的思索,雪線以上的自由

   世紀相交的幾年裏,中國高等院校擴招之風正勁,高等教育正從“精英化”向“普及化”過度,無數農村貧窮的孩子通過刻苦學習,走進了他們夢寐以求的象牙塔。姚海濤夾雜在這樣一個群體裏,從豫西盧氏潘河來到蘭州市安寧區的西北師範大學數信學院,開始自己“天之驕子”的大學生活。
   安寧區是蘭州的大學城,十幾所院校聚集在這裏,黃昏時分,數萬名學生從各自公寓出來,遍布在大街小巷就餐的場景蔚為壯觀。在這個狹長型的山穀裏,形成了一個以學生為主體,教育為主業,各種配套措施逐步完善的經濟體。
   這樣的氛圍整合了與青春有關的所有要素:一見鍾情的浪漫故事無時無處都會發生;天馬行空的夢想在那些不甘寂寞的聰明大腦間來回傳遞;搖滾歌手盤踞了幾個人氣不錯的酒吧,有校園歌手選拔賽的時候能萬人空巷;東方泛白的時候,文學青年在常春藤下朗讀詩歌。
   愛好文學的姚海濤短時間裏便成為西北師大文學聯合會的骨幹。在無數個節假日,他乘坐公交車奔忙在蘭州市的一些高校之間,參加與文學有關的各種聚會,討論著一個個崇高而充滿人文關懷的命題。
   姚海濤所學的專業是計算機信息係統,愛好是文學,夢想是創業。這個知識組合使他自然而然萌生了創辦一個文學網站,繼而向大學生創業組織過度的念頭。幾經周折之後,一個名為“中國新銳青年文化網”的純文化網站應運而生。其中“雪線以上”文學頻道率先開始運作。校園社團的集會上,姚海濤一次次滿懷深情地朗誦著“刻在冰崖上的思索,雪線以上的自由”這句經典廣告語,吸引了眾多“新銳青年”加入了這個組織。那時的“新銳”和現在的“給力”一樣是網絡熱詞。
   在安寧區簡陋的出租屋裏,在西北師大門口安靜的酒吧裏,在空曠的教室裏,姚海濤和這些新銳青年們不知疲倦的暢談著文學、網絡和創業。一個西北地區第一個大學生創業組織----“中國新銳青年創業基地”的雛形逐漸形成。
   夢想如同一個火種,點燃之後,不但能照亮自己,還能溫暖別人。“雪線以上”文學頻道成為當時各大高校校園寫手最為重視的一個交流平台,許多小有名氣的文學愛好者以成為“新銳寫手”為榮。一些有理想,有思想的網絡技術骨幹補充到技術隊伍裏來,一些能說會道的積極分子成為各自院校的市場推廣部負責人,更有一些漂亮女生慕名前來感受有激情的生活。
   一個以姚海濤為中心,用夢想和激情維係著的“烏托邦”開始蹣跚學步了。一開始,他們模仿榕樹下和起點中文等已經比較成功的文學網站,走著一條交流文學、推出新人、出版獲利的傳統道路。
   姚海濤和新銳青年們走在這條痛並快樂著的路上,他們一無所有,除了青春和激情;他們一無所獲,除了成長和磨勵。

“除了創業的激情,我一無所有”
   21世紀的前幾年裏,中國的互聯網已經走出了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的寒冬,逐步成長起來,張朝陽、馬雲、丁磊等網絡新貴的創業神話激勵著無數熱血青年。不少人捷足先登,賺得盆滿缽滿,也有不少人跟風而動,摔得頭破血流。
   馬雲貢獻給世界的是“讓天下再沒有難做的生意”的承諾,但貢獻給青年的除了一個成功的創業樣板,還有電子商務的意識。無從統計“阿裏巴巴宗教”裏的馬雲和“創業教父”馬雲感染了多少熱血沸騰不甘平庸的青年,但姚海濤和那些新銳青年絕對是馬雲狂熱的粉絲。
   2004年春天一個桃花盛開的日子裏,姚海濤和幾個渴望通過自己的努力來主宰自己的命運的人經過種種契機走到了一起,創辦了西部大學生創業商務網,簡稱“西創商務”。那晚他們席地而坐,看著電腦裏已經成形的網站,暢所欲言地議論著種種關於西創商務的今天與明天。同時會議還連線江蘇一個已經初具規模的大學生創業組織,以期獲得經驗和指導。
   姚海濤在網站的創刊詞裏寫道:“ AG体育幸與不幸地生於80年代,AG体育必須見證AG体育所生存的社會所要完成的這次巨大變遷。它猶如一場悄然而至的風景,會將一些人催跨,也會使一些人變得堅強和清醒;會使一些人碌碌無為黯然一生,也會使一些人翱翔萬裏天馬行空。當目睹眾多的畢業生西裝革履地含著製作精美的自薦書去擠碎人才市場的玻璃時,AG体育心頭或許有一的悲哀。昔日的“天之驕子”已經今非昔比,生活不相信眼淚,學會在殘酷的環境中生存才能成為強者。”
   西創商務是姚海濤第一次帶有企業意識去運作一個實體,盡管有新銳青年文化網的積累和嚐試,但不管是基於西部地區網上購物的消費方式,還是大學生創業這一獨特的社會身份,他都是在做一件還沒有成功經驗可取的探索。他們毅然決然的上路了,因為年輕,無所畏懼,因為年輕,無所成敗。
   甘肅省瑞爾科技開發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看到西創商務的發展前景,以內部創業的形成給姚海濤提供了創業平台和10萬元的啟動資金,這是他的第一筆風險投資。雖然杯水車薪,他足夠栽下懵懂的種子。他知道自己擁有的除了這筆啟動資金,還有那些不再作“沉默的大多數”的新銳青年。姚海濤和他的團隊以無所畏懼的姿態闖進那些電子產品代理商的辦公室,說服他們先免費鋪貨給西創商務,用於網絡營銷和校園直銷,之後再將貨款返還代理商。
   這個模式獲得了一些成功。在周末的校園裏,西創商務的銷售人員----那些本著鍛煉自己的兼職大學生抬出幾張桌子,開始以最低價銷售MP3、電腦配件、手機、文曲星、複讀機等和學生生活密切相關的電子產品,並散發著宣傳“西創商務”購物網站的傳單,一時間場麵火爆,前景廣闊。
   攤子越鋪越大,靠學生利用課餘時間去做兼職顯然運作不了這樣一個數百人的龐大團隊,必須有人從事專職管理。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一個困擾了姚海濤很久的問題需要作出抉擇。
   中國的高等教育在擴招和擴張之下一路高歌猛進,名目繁多的高校排行榜和學術造假破壞了大學的聲譽,教育產業化的逐利趨勢愈演愈烈,大學已經變成一家“壞公司”。姚海濤能看到的現象是越來越多的畢業生在寬進寬出的氛圍裏得過且過;絕大多數畢業生是計劃外產品,畢業即失業;老師照本宣科誇誇其談,學生忙著準備英語和計算機等級考試。通過和市場的接觸,姚海濤的團隊發現那些商學院的老師講授的知識大多脫離實際,對情況的判斷尚不及那些著名品牌的一線銷售經理。
   為了西創商務的未來,為了不在別人磨過屁股的凳子上再磨幾年屁股,大四學生姚海濤退學了。
   獲得自由的姚海濤一邊在瑞爾科技工作,一邊經營著西創商務,他在學生聚集的超市設置了旗艦店,在市中心的寫字樓租了辦公室,一切看起來都很像回事。
   西創商務依托幾個學生領袖從事著人力資源、市場拓展、公共關係和財務的管理,在精神因素的激勵下,雖然前來嚐試的學生很多,人員結構卻極不穩定。這很像一個企業,卻根本不是一個企業。瑞爾科技的前期資金投入以後,短期之內並沒有看到贏利,也停止了後續資金的注入。一個寒假來臨,大學城變得空空蕩蕩,他的“員工”和“客戶”都擠上回家的列車,一個龐大的組織如同人間蒸發。
   姚海濤有了李普曼一樣的懷疑。“他似乎受到來自兩個方麵的衝擊:他受到自己夢想的挑戰,這種夢想對現實中的妥協極為反感;他同時又受到現實的打擊,這種現實對一切夢想的空洞無物極為憎恨。”

不能永遠年輕,但我懷有鄉愁

   “當在四川支教的網友傳來他們拍攝反映當地教育現狀的圖片時,我麻木已久的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突然覺得到了我該出發的時候了。”姚海濤麵對新聞記者,如此總結成為一名誌願者的初衷。
   創業的失敗、友誼在利益麵前的經不住考驗以及車水馬龍的都市裏無處不在的冷漠讓他在理想的刀鋒上步履維艱。問題總歸需要解決,一個理想主義者不會忍受碌碌無為的日子,他需要一個清醒的空間來反思和平靜,然後重獲奮鬥的力量和激情。於是他來到了四川彝族山區的林業局,成為一名誌願者。
   山區教育的現狀令人觸目驚心。在一個小山村,三間沒安門窗的土房子、46名學生、一個老師就是一所三年製小學。在山區搞調查的時候,他本來想問一個校長“你們缺什麽”,但看過教師辦公室以後,覺得問“你們有什麽”更為恰當。在一個村子,他本來想和那些在山村中遊戲的小孩子合影,但當他舉起相機的時候,孩子們卻因為沒有見過相機恐懼得四散而逃。

                                     潘河教育基金會向學生發放現金
   早在姚海濤上大學之前,他就曾於師範畢業以後擔任過一年農村小學的班主任。他對貧困地區的教育有著一份根深蒂固的悲憫和博愛,這來自遙遠的鄉愁,來自靈魂深處對鄉村出身的銘記,和對弱者與生俱來的同情。
   支教期間,他讀到了《南方周末》致全國60萬代課教師的信:“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還沒有掠過村口樹梢的時候,你獨自來到學校。像這樣的山村小學,幾個年級就你一個老師。你獨自劈開了柴木,燒起了爐子,你的臉映照著火的柔光,教室裏溫暖起來。孩子們三三兩兩地來了,他們的目光像這清晨的陽光一樣純淨而快樂。這樣的早晨日複一日,你送走了一批又一批這樣的孩子。而當你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也請相信,好人就有好報,你的好日子,就在不遠處。因為AG体育國家整個國民教育的輝煌時刻,就在不遠處。”那一刻他熱淚盈眶。
   姚海濤和他的校友、南方周末攝影記者柴春芽同時在四川支教,也同時去麵壁,參禪和修行,是為了培養一顆偉大的心靈。
   他的工作是和林業局的專願者幫助團縣委製作一個金陽在線的網站,這段時間裏,他讀書,隱居和勞動,關注環保和樂於助人,也對人生和幸福有了更深刻的認識。與其他的誌願者或山區的孩子在一起,每天麵對冬雪覆蓋綿延不絕的大山,姚海濤找到了自己渴望已久的內心寧靜。

                                     以夢為馬,夢就能馳騁千裏


   姚海濤的公司名稱叫“非常道”。這個文化內涵深邃的名稱來自老子的《道德經》,也來自一個對他影響巨大的老師徐兆壽。
   徐兆壽是西北地區屈指可數的暢銷書作家,他的《非常日記》、《非常對話》、《非常情愛》三部“非常係列”小說在全國掛起一股大學生性心理熱潮,也使“非常”成為一個飽受爭議的文學現象。
   姚海濤敏銳的意識到“非常”裏麵有可以挖掘的文化和商業價值,在征得徐老師同意後成立了“非常道文化工作室”,創辦了非常道文化網,倡導“以筆為旗,且歌且吟;禦風而歌,詩意棲居”的生活方式,繼續回到傳播文化、交流學術、推廣新人、出版獲利的模式。
   有了成功的嚐試和失敗的磨礪,這一次他步步為營,穩紮穩打。有了徐兆壽等知名作家學者的助陣,學術交流平台始終在高品質的軌跡上運行,出版獲得的利潤鞏固了企業發展壯大的資金鏈,高端人才的加盟使策劃也成為企業新的增長點。“非常道”作為一個文化品牌,逐漸落地生根,沐浴著眼光雨露開始成長。蘭州晨報、西部商報等刊物先後報道了他創業成功的事跡。
   當孔子學院越來越多,中國風刮遍世界的角角落落,國學被導入企業,成為構築企業文化的堅實壁壘的時候,這些當年在青澀的校園扮演遊吟詩人兼創業先驅的青年,無意間契合了現代企業尋求人文關懷的終極意義。這個群體的傑出代表,是前校園詩人、傳媒新秀江南春。這樣在文學裏尋根的創業者對文化有著皈依的期待。姚海濤萌生了創立一個刊物,致力於探尋自絲綢之路以來沉澱在隴商血液裏的文化基因,這個名為《隴商》的雜誌已開始籌劃。
   公司步入正規以後,姚海濤有了更多的資本和精力去兼顧自己的理想。從小在水邊長大的他對環保有著強烈的憂患意識。他曾經自費發起了幾次“保護母親河”的環保行動,並極力支持甘肅天水的殘疾人環保誌願者袁建明環遊中國宣傳環保,想方設法推薦其成為“綠色中國年度人物”的候選人。甘肅舟曲發生特大泥石流自然災害後,他與甘肅在武漢同鄉會、蘭州市民建醫藥黨支部聯合向舟曲一中在蘭州的受災學生捐贈價值一萬餘元的款物,先後資助了23名貧困學生。

                                     為5.12汶川地震“交”上特殊團費
   姚海濤一直記著自己的作家好友王改昌寫在《托起一個夢》裏的一段話:“不甘心在落後的村莊固守貧窮直到蒼老,AG体育決不能自我慰藉而安於現狀。生命在青春的火焰中熱烈地騷動,AG体育心靈的港灣停泊著無數大膽而瑰奇的幻想。去追尋一個嶄新的生命,AG体育嚐試著不同的生活方式,在異地放牧自己永恒的希望和雄渾的歌聲。”
   如今,而立之年的姚海濤完成了成家立業的大任,當年那個寧可坐五毛招手停也不坐一元公交車而支持姚海濤創業的蘭州女孩最後成了他的妻子,父母給的訂婚項鏈被姚海濤在做西創商務之初變賣了,但是沒有項鏈的婚姻卻分外浪漫美麗。他們的寶寶剛剛出生,這是創業十年來最好的禮物,姚海濤知道,那將是自己在下一個十年成長的另一個動因。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