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媒體報道 > 正文

姚海濤:從蘭州開始“非常人生”

作者:肖剛 來源:蘭州晨報 日期:2013-4-24 12:11:51 人氣:345

姚海濤(中)在四川金陽縣當誌願者

姚海濤

  受訪人:姚海濤26歲蘭州非常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經理

  采訪人:劉小雷本報記者

  本版圖片由姚海濤提供

  個人簡介:

  姚海濤,1981年5月出生於豫西盧氏潘河。曾求學於西北師範大學數信學院。創辦中國新銳青年文化網,現任非常道文化網副總編,蘭州非常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經理,潘河教育公益基金會副會長,資助二十多名貧困中小學生重返校園,熱衷於教育事業。

  “沒有人告訴AG体育該怎麽做……”

  晨報:你是1981年出生的,現在坐擁一家初具規模的文化傳播公司。采訪你之前,我心裏一直盤旋著一個詞:“80後”,去年4月網上爆發了一場關於“80後”的激烈討論,一部分人對“80後”頗有微詞,認為這一代人多是伴隨網絡遊戲、日本漫畫、玄幻小說成長起來的,普遍叛逆,缺乏責任感,不知道體諒別人,自私,人生價值觀迷茫等等,但更多的人卻認為他們敢愛敢恨,敢作敢當,就如一位80年代出生的網友在他的博客裏說的那樣:“‘80後’與眾不同的是,別人隻說不做,而他們說了就做。”我的問題是,你對此的感受是什麽?

  姚海濤:“80後”是一個微妙的詞語和群體,從不同文化背景及時間段下成長起來的人群有不同表象。

  我在很多年前,把和我差不多同時出生的人,分為了以下兩種。

  1.出生在城裏,成長在都市裏的這群人。這群人很多都是獨生子女,他們構成了所謂“80後”的主體。

  2.從農村出來,後來生活在都市中的這批人。

  我是第二類人,AG体育從生下來就是無權、無錢、無勢的三無者,所以AG体育都必須得奮鬥和努力,相比較城市的青年,AG体育更多擁有的是美好的童年、豐富的成長經曆。AG体育小時候,一直到10歲之前,都用的是煤油燈,你要是給現在出生的人說,他們一定說AG体育是在騙他們。因為他們沒有經曆過。這些年中國社會發展太快了,很多以前的東西,都在消亡,慢慢地,相信再沒有年輕一代提起為什麽將火柴叫“洋火”,鐵釘叫“洋釘”了。童年時代的小人書,也成了收藏家們講述的故事了……

  所以,不能用那些詞語去代表AG体育“80後”,這是一個複雜的社會問題,在父輩們的理想破滅之後,因為沒有人可以告訴AG体育該怎麽做,AG体育隻能靠自己去體會了。

  我不同於他們的是,我是處於兩種生活相結合的人,或者可以說,我是一個綜合體吧。

  “有人想20萬收購AG体育的網站。”

  晨報:2002年,蘭州安寧一間瀕臨黃河的民房裏發生過一件事,你和其他幾個大學生宣布成立中國新銳青年文化網,開通了省內幾十所包括外省西安交大、西北大學在內的數所高校網絡平台。當時本地媒體曾做了報道。從“中國”、“新銳青年”、“文化”這幾個詞的組合,可以看出你當時少年心事當擎雲,可以具體談談你當時創辦這個網站的情景嗎?

  姚:2001年暑假,我從蘭州坐火車去武漢。當時,我已經在師大學習一年了,剛入大學時的那種喜悅已經伴隨著校園生活的進行喪失殆盡。(AG体育是自考生,在入校之前原以為和別人沒有什麽區別,但真正進來了,才感覺到AG体育與統招生的區別。並且,AG体育的管理並不嚴,當我第一次在校園裏看到男生和女生手拉著手親密地走在一起時,當時就驚呆了。)我在湖北上的是中等師範學校,從一年級到三年級我都是班長,也是唯一一位在中師裏做過三年班長的人。在我所接觸的教育中,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單獨吃個飯,都會受到學校學工處的警告,甚至在班會上,班主任都會開會批評,在大學裏,竟然有人敢手拉著手在一起走!緊接著,我無意中看到了竟然有女生留宿在男生宿舍。很多同學,晚上包夜打星際爭霸,上網,白天睡覺不上課。我開始迷茫了,好像找不到方向。大學裏的生活,和我想像中的大學有很大的差別。我開始想,我是不是應該做點與他們不一樣的事情,在這個陌生的地方,幹出點成績。於是,在這年暑假,決定不回家了,去武漢看望在師範時AG体育一起辦過民刊的幾位朋友。更重要的是,聽說他們在籌備做一份青少年雜誌。

  在武昌,老友柳雁陽(現任湖北省《真情》雜誌社總編)接待了我,安排我和劉相輝(《科幻魔幻》雜誌科幻小說作家)一起住。也是在這裏,第一次看到劉在做的一個個人主頁。感覺很神奇,自己的作品和照片等竟然可以全在網上看到。當時,空間域名都是免費的,在網易裏,很容易就可以申請得到。於是就做了自己的第一個個人主頁———依林在線。

  緊接著,在漢口,見到了南鄉(劉大鍾)、清江水(彭緒絡),也是和他們在一起籌劃做這份新雜誌———《天使女孩》。清江水,5月曾在上海參加榕樹下的一次筆會,和中國網絡上的第一代寫手很熟悉。也是在那時,通過他,我認識了榕樹下,知道了網絡文學,認識了身殘誌堅的陳村老師、當時還不出名的安妮寶貝、戴眼鏡略顯富態的寧財神……

  轉眼到了2002年,這中間,我加入了西北師大文學聯合會,任文聯網絡部部長,負責組建西部第一個民間社團的網站———AG体育文學網。在這一年,中國的校園文化已略顯衰落,從這個素以文科著稱的師大校園文學氛圍來看,已經大大不如以前,從西北師大文聯2002年的一次會議中已看出這種態勢———僅僅隻有不到10個人,來參加這個會議。

  這兩年隨著擴招,外省的學生帶來了與本土不一樣的思維方式,在師大文聯這個大的旗幟下,團結了一批各地的精英。在AG体育開始共同思考中國的校園文學何去何從、AG体育畢業了怎麽辦的時候,由我率先提出了互聯網文化創業這一理念,並且在西北師大文聯很多前輩的支持下,在瀕臨黃河邊的一間民房裏,組建了西北師大文聯邊緣人文化工作室,開始製作中國新銳青年文化網。

  2002年10月18日,恰值師大百年校慶,西北師大文聯23歲生日的時候,AG体育在西北師大多功能匯展廳也迎來了AG体育的心血結晶———中國新銳青年文化網開通儀式。當時引起了很大的反響,本地的媒體做了大量報道。北京有一家文化傳播機構,想出20萬元來收購AG体育的網站。盡管因為非典打亂了AG体育前進的步伐,在一個下著大雨的晚上,AG体育靜悄悄地搬出了AG体育為之奮鬥的工作室,但第一次創業的嚐試,帶給我的並不僅僅是失敗的傷痛,還有很多一直到現在我都受益匪淺的東西。

  “這條路我走成功了,但更多的人倒下了。”

  晨報:.你多次說,要利用自身的優勢,挖掘西部文化的深邃,用西部特有的人文、地理和文化去征服世界從而轉為經濟效益。這個創業理想落實到你目前的工作中是怎樣的呢?

  姚:我於2006年在非常道文化網的基礎上創辦了蘭州非常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在做一些圖書出版策劃、大學教材出版銷售工作,創辦了《作家經紀人報》和西部圖書出版谘詢網,並和自己大學時的老師徐兆壽共同做了一本學術刊物《新學術》。

  這些東西基本上都是來源於我當年的一些想法,隻不過是把以前的想法更多地變為了現實。

  甘肅是一個文化大省,同時也是一個文化消費窮省,它的文化消費與經濟增長的比例差距很大。絲綢之路中的一個敦煌,足足吸引了大半個地球人注視的目光;一本《讀者》,創下了中國期刊在全球多年來排名名列前茅的記錄。未來幾年,甘肅的文化產業還將保持迅猛的發展態勢,在全國的紙質媒體、文化傳播中占據很重要的地位。在這種背景下,AG体育要將更多的精力投放到更長遠的西部文化傳播事業中。就像寧夏的振北堡影視城,前麵是一條光明大道,後麵跟隨著一大批前行者。

  晨報:每個人在平凡的生活中內心都渴望事業的成功和人生價值的實現,最近幾年,國家為鼓勵大學生自主創業,出台了一係列優惠政策,社會各方麵也為大學生自主創業大開“綠燈”,但由於人生閱曆、資本積累、學業負擔重等諸多原因,成功者並不多,你是怎樣堅持下來的?

  姚:創業,這個當年讓我為之豪情萬丈的詞語,在這幾年的生活道路上讓我有了更多了感慨。從2002年開始,西安的魏君、郭彥江,江蘇的李彥輝、路大衛,大都經曆了差不多相同的故事。失敗、爬起來、再失敗,重新爬起來。

  在第一次創業失敗後,我放棄了學業。在一家公司鍛煉自己,並於半年後和新銳文化網的最後一位堅守者袁曉春(現任蘭州西創商務網絡有限公司總經理)通過一份創業策劃書,得到了蘭州鐵路局一名老總的賞識,拿到了第一筆風險金,做了西創商務———西部第一個校園電子商務網站。結果,因鐵路局政策變動,公司後繼乏力而夭折。我的第二次創業,還沒有來得及大展鴻圖,就已經成了曆史的過客。萬念俱灰之下,我獨自一人去了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金陽縣,做了一名西部誌願者。

  在那個彝族小縣城,我感受到了異域文化帶給我的震撼。那位彝族阿媽、縣組織部的馬主任,當地的浙江青年誌願者,及我的恩人金海紅朋友,他們用另一種方式拯救了我。在春節臨近的那一天,我毅然離開了兩個月沒有見過太陽,全縣隻有18名本科生,34名專科生的彝人領地,在小依達頭領與劉伯承元帥的雕塑前,肅然而立。我知道,我又要開始另一次征途了,但我相信,我不會再失敗。

  當然到現在,對於我沒有完成學業就出來創業,我不提倡後繼者效仿,用朋友們的話說,這條路你走成功了,但還是有更多的人倒下了,湮沒在茫茫的人海中……

  “從吃第一碗牛肉麵起,就喜歡蘭州了。”

  晨報:你的老師、作家徐兆壽在他的博客裏談到“非常道”名字的由來,與他因《非常情愛》被媒體界定為“非常作家”有關,順著這個思路,取了“非常道”這個名字,他這樣給人介紹:“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便不同凡響了,很多人都點著頭,笑著,也有表情一下子嚴肅起來的,而我直想笑。”是不是這樣呢?

  姚:是這樣,“非常道”這三個字很有內涵,很多人說這個名字取得好。

  非常道文化網自創辦以來,得到了很多西部文化界朋友的支持,去年年末,AG体育成功舉辦了第一屆西部博客之夜。我希望更多朋友加入到AG体育中間來,更多地關注AG体育。

  晨報:據說你是河南盧氏人,畢業後沒選擇回去,而是留在了蘭州,好多人都往北京、上海、南方的大城市漂,而你的選擇卻是留在蘭州,蘭州,為什麽會吸引你?還有一個程序化的問題,蘭州和你的故鄉相比,有什麽異同。

  姚:是的,我是豫西盧氏潘河人,故鄉曆史上就出了幾個人物,一個是明末農民大起義的軍師牛金星,另一個是近代教育家曹植樸、曹靖華父子。隻不過我後來去了湖北求學,再到甘肅來的。以至於很多朋友都說我是湖北九頭鳥。

  我喜歡蘭州,在幾次選擇中,甚至在最困難的時候,我都沒有放棄過這個地方。我感覺我的生活已經融入了這個地方,我的情感、我的成長都在這裏。到別的地方去,我好像沒了根似的。最主要的是從7年前第一次來金城吃的那碗牛肉麵開始,我就喜歡上這個地方了。

  蘭州是我的第二故鄉,相對而言,潘河是我的根,而蘭州是根上麵的莖和葉,是我成長的地方,而最終枯萎,還是要回到潘河。在本質上,沒有什麽區別,隻不過一個是都市,一個是鄉間。

  晨報:最後問一個私人的問題,有女朋友了嗎?是蘭州人嗎?

  姚:我有女朋友,她是一個很漂亮純樸的蘭州人,心地善良。在我最失意的時候,她不舍不棄,掙錢支持我的成長,從來沒有說過委屈。為節省開支,她寧可坐5角錢的招手停也不坐1元的公交。我很幸運,能遇到這麽好的一位蘭州女孩。


關鍵字: